您当前位置:云南经济管理学院 >> 图书馆 >> 学术动态 >> 浏览图书馆信息

学术动态2019年第03期 (总第72期 )(四)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0日 | 
阅读: | 
作者:tsg | 
[] | 
[关闭窗口]

职业教育的教学改革

 

让本科教学真正回归课堂原点

    2019年春季学期的第一堂课让青年教师陈霞多少有些意外:学校教学督导专家和院系领导在她的“西方政治思想史”课堂上不期而遇,他们都是来听课的,而且都没有事先通知。“教学督导专家进课堂并不陌生,可是院系领导搭档听课挺新鲜。”她说。

    这种院系领导不打招呼“组团”听课的做法,是陈霞所在的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今年春季学期伊始“新上线”的一项旨在加强本科教学工作的新举措。

    “‘推门听课’应制度化常态化”

    “讲述内容信息量是否大”“能否反映或联系学科发展的新概念、新成果”“能否调动学生情绪,活跃课堂气氛”……“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听课记录表”的评价项目栏足有10项,对教师课堂教学过程进行了细化评价打分。

    “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是一个新学院。我们把本科教学工作作为立院之本,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来考虑,强力推进本科教学质量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庄岩说,今年春季学期召开的首次党政联席会,就专门制定了院系领导“推门听课”制度,提出学院领导班子成员和系负责人要自觉走进课堂,“书记、院长、副院长和系主任等每学期听课不少于2次,主管副院长、副系主任每月听课不少于2次”,以此强化教学工作中心地位。

    “‘推门听课’考查的是常态课堂,追求的是课堂教学的本真回归,是促进教师专业素养提升、推进学院课堂教学整体水平提高的重要举措。”院长王琪说,“推门听课”不应该仅仅是一种管理手段,它更应该制度化常态化,成为帮助教师提升业务素质的方法和措施。她表示,学院会从“推门听课”实践中积累经验,发现共性问题,通过开展主题教育科研加以解决,不断提升教育教学水平。

    “推门听课”不光考查教师讲课,学生到课率和课堂表现等也是考查内容,这也是学院党委副书记黄立田的关注重点。“学院正考虑将这种听课制度延伸,计划在毕业季以系为单位开展毕业生评教活动,主要着眼于教师教学态度与投入精神等方面,以促进优良教风的培养与传承。”黄立田说。

    “推门”虽然随机,但并不意味着可以随意和随便。“听课人员要在上课前提前进入教室,不得中途离开,听课时务必关闭手机”“各系应对听课情况进行汇总分析,写出听课情况总结报告,在全院大会上宣布”“听课制度的执行情况,应当作为年终考核标准之一”……学院《本科课程听课制度实施办法》对听课的要求和执行等作了详尽规定。

    “教师要让听课成为一种习惯”

    4月3日上午第一、二节课是赵宗金老师的“公共关系学”课。第一节课还未下课,王琪与学院分管教学工作的院长助理就已经候在教室门口。下课后,他们两人与走出教室的两位课程教学评估专家打了个招呼,就走到教室最后一排坐下来。尽管事先没有通知,赵宗金并不意外,他打趣道:“客人来了一拨又一拨,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王琪时而抬头听课,时而低头做笔记,一节课下来,一张听课表记得满满的。下课后,王琪就听课体会作了反馈。“教学有法,教无定法。听课对课堂教学是一种促进,对教师也是学习和提升的一个机会。”赵宗金表示。

    “‘推门听课’对推动和促进本科教学很有帮助,应该成为一种常态。”青年教师许阳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师的授课热情和精力投入等可能会有所改变,这就需要有一种机制随时提醒教师不可懈怠。学院领导曾经听过她的“公共政策学”,提出了“PPT的背景颜色可再鲜明一些,语速可以再慢一点”等建议。这让许阳有些感动,她觉得这些建议很中肯,很实用。

    陈霞表示,作为教师,对“推门听课”要有正确认识,课堂最能体现教师的教学水平,也是教师自我成长的阵地,“我入职时间不长,教学风格与课程设计正在探索和养成期。听课对我是一种检验和督促,作为教师应该让听课成为一种习惯”。

    政治学系副主任弓联兵已经听了系里好几位老师的课,他表示通过随机“推门听课”,充分领略了青年教师热心教学和潜心教学的良好风貌,也深刻认识到用心安排的课堂教学对于提升教师教学水平和学生培养质量的重要价值。“我去听课,是学习别人的优点;别人听我的课,则是帮我指出问题,帮我进步成长。以积极的心态,把它当作自我成长的推进器,就会欣然接受。”弓联兵说。

    课后与任课老师的交流也使得一些富有建设性的建议不断出现,有些已经超出单纯的专业课教学范畴。比如,有老师指出,要避免思政教育与专业教学“两张皮”现象,教师就要正确认识知识传授与价值引领之间的关系,提升育德能力和育德意识,充分挖掘各门学科思想政治教育资源。还有老师认为,教师要讲好专业课就应该首先秉持“从书本中来,到生活中去”的理念,关注社会社情,关心民生民情,避免落入从书本到书本的窠臼。

    “好制度好做法就要坚持下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这种随机、开放的听课形式并没有给任课教师带来抵触和压力,反而促进任课教师上好每堂课,明显提升了课堂教学质量。此举也让不少学生纷纷点赞。政治学与行政学2018级学生余之欧认为,“推门听课”体现了学院对本科教学工作的重视,本科教育教学水平和质量上去了,最终受益的还是学生,“真希望学院领导经常来听课”。

    “课堂教学是教学工作的主要环节。及时发现和解决教学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对提高教学质量和水平具有重要意义。”负责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教学督导的秦延红教授表示,该学院的“推门听课”,是在学校已有的校领导巡课、教学督导听课基础上的一次有益尝试,“好制度好做法就要坚持和传承下去”。

    据了解,除了“推门听课”制度,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在推动和促进本科教学方面还采取了其他系列举措,比如,在核发教师业绩津贴时,本科教学采用1.5的系数,而科研和研究生教学采用1的系数。今年是学院的制度建设年,一系列围绕本科教学工作的规章制度将陆续出台。

    “‘推门听课’在学院已经形成制度,我们将狠抓落实,实现常态化。这是学院立足人才培养、加强教学管理、确保教学质量的重要举措,同时也是学院领导密切联系师生、听取师生意见、服务学院改革发展,进一步推进全员全过程全方位育人持续深化的有效途径。”庄岩表示。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4-29

 

 

 

 

人工智能时代:课程教学如何以变应变

吕文清

人工智能带来教育条件“质”的改变,学什么、在哪学、跟谁学、怎么学的概念将进一步被颠覆。

    具体而言,人工智能带给教育三个方面的改变:

    改变“长相”——朝向深度社会化。以前借助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教育从学校拓展到家庭、图书馆、游戏厅、工厂车间,甚至是任何地方,技术工具延伸了人的身体,也延伸了教育的时空。人工智能时代,这些方面又有新的进化,高级阶段的人工智能具有类人脑的学习力和思考力,将来还能进化到“自适应”学习,不但能够完成基础性教学任务,而且能做学生的高级助理,能让学生执行超越他们能力的挑战性工作。在这个意义上,人工智能将进一步改变教育的外形,过去只有在学校才能完成的正规教育,也可以在其他地方完成,即所谓“泛在学习”,教育将呈现“深度社会化”样态。

    改变“筋脉”——探索“认知智能化”。人工智能将改变教育的生产流程。目前教育实施的程序和路径,还是以学校为核心、以教学为中心、以输入方式为主,教育内容由权威机构选定,教学流程由学校和教师主导,学生只负责接收信息。人工智能环境下的教育教学,人机交互将成为主要形态,学习中的陪读、陪作业、教练、监督大多由机器人替代。再如现在流行的听网课、打卡学习、分享读书等,将进一步发展为智能导师系统,有更周详的学习“保姆”。

    改变“内芯”——追求教育个性化。人工智能将改变教育的内容,重新思考“学什么”。从大的趋势看,教育内容将越来越具有适切性,真正实现每人一个规划、每人一套课表、每人一个私人定制。所以,人工智能时代,教育改变的不仅是边界和方式,更多触及内核的改变,满足每个人的差异需求,让每个孩子都成功不再是口号,“教育个性化”将真正得以实现。

    人工智能时代,低阶认知技能的重要性会下降,如记忆、复述、再现等初级的信息加工任务将更多由机器代替,而深层知识和高阶认知的重要性会更加凸显。在此背景下,特别要强调培养学生四个素养和五种能力。

    四个素养即终身学习素养、计算思维素养、设计思维素养和交互思维素养。终身学习素养主要基于人工智能时代需要更强大和持续的学习力,强调学会学习和建构不断演进的知识框架;计算思维素养主要基于学习和理解人工智能,强化思考的逻辑。现在很火的编程课程,主要就是培养计算思维;设计思维素养主要基于人工智能时代学生执行困难任务的需要重点引导学生学会选择、学会决策、学会判断;交互思维素养主要基于人工智能时代学生交往方式的变化,需要高级信息素养、媒体素养、沟通交流能力重点引导学生学会开源共享、参与协商、组建社区等,理解复杂的相互关系。

    五个能力即高阶认知能力、创新能力、联结能力、意义建构能力和元认知能力。高阶认知能力强调独立思考、逻辑推理、信息加工等;创新能力强调好奇心、想象力和创新思维、创新人格等;联结能力强调学会统筹、组织资源、建立联系,特别是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多个空间的联结;意义建构能力强调社会情感、责任意识和高感性、高概念等要素;元认知能力强调自我认知、自我监控和自我指导。

    人工智能时代,对学生的学习目标、内容框架、能力层级以及心智模式,都提出了新的需求。教育要更好地适应这种变化,需要进行四个方面的调整。

    调整课程内容。首先是增加关于人工智能的课程,如编程、软硬件、开源共享、技术伦理、计算思维、设计思维和系统集成等。其次,应设置人工智能情境下的课程内容,如社会情感、交互知识、联结技能等。这两者又需要相应的知识基础框架的对接,实施方式、方法、流程的对接,评价体系的对接,这些方面都要相应作出调整。

    转移教学重心。人工智能时代要以思维教学为主线,既强调基于认知能力的信息加工、分析综合、逻辑推理等高阶思维的培养,又要增加和突出计算思维、设计思维和交互思维的培养。在具体落点上,强调概念性知识、方法性知识和价值性知识的教学,要注重教原理、教统筹、教高概念、教大观点、教元认知等不可替代的知识。但这些又建立在坚实的知识基础之上,如何既把知识基础夯实,又解决好高阶学习,并根据社会发展的需要实现两者的动态平衡,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改善供给结构。学校建筑要考虑到人工智能时代硬件系统的要求,学校空间要按照人工智能时代交互方式和教学流程来规划,学习环境要增加人工智能过程化学习的设计,教学资源要增加场景学习、混合学习和交互学习的设施设备,师资要增加人工智能相关专业教师,在继续教育中补充人工智能内容。

    探索新的教育范式。随着人工智能时代学习边界、流程、方式的改变,新的教育范式已露端倪,如学生用户化、交互学习、智能导师、学习者控制等,这也许能触发新的教育愿景。(作者单位:中关村学院。本文为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助项目“未来学校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探索研究”阶段性成果)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4-17

如何抵达魅力课堂的“三重境界”

周清华

魅力课堂是指有魅力的课堂教学。它通过教师的人格魅力、学术魅力、艺术魅力去影响和感染学生,使课堂充满着活力、内聚力和爆发力。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准备一节课,意即上一堂好课,需要不断推敲打磨,需要长时间的知识积累,除此之外,还要有教学智慧。

    课堂是师生共同活动的舞台,是课程实施的主阵地,教师的教育理念和创新探索都要通过课堂来检验。一名教师的课堂生活方式,一般要经历三重境界的升华,即知识课堂、智慧课堂与人文课堂。其中每一层次都会因教师的精彩而被赋予独特的魅力元素。

    知识课堂:

    构建逻辑体系,突破重点难点

    魅力课堂的第一重境界是知识课堂。知识目标是一堂课的原点,是构建三维目标的基础。知识课堂是以知识为载体、基于经验的课堂。一名青年教师,起码要经过三至五年的打磨,方能展现其对教材内容精深的理解和清晰的架构,从而使学生真正体验到知识课堂的独特魅力。

    建构知识课堂,要把握三个要点:

    其一,厘清知识点。传授知识是课堂教学的起点。这就要求教师把一节课教学内容涉及的基本概念和原理吃透、讲清。教师在备课过程中,要以文本知识为依托,进行充分预设,创设教学情境,解读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条分缕析地梳理知识点间的关系,进而迁移和运用原理性知识,“拎清知识点”是一节课的底线要求。为此,教师要基于教材而不拘泥于教材,要对教材内容进行加工重组,可从“为什么、是什么、怎么样”入手。

    其二,突破重难点。重难点知识往往是学生认识的盲区,同时也是课堂教学中最容易引发学生探究和创新的地方。如何巧妙地突破重难点,是教师的功力所在。这不仅要求教师对学生可能出现的思维障碍进行预设,而且要在课堂教学资源的动态生成过程中,注意甄别学生的思维误区和盲点,以问题为载体驱动学生的思维,引发学生进行深入思考,实现对重难点知识的突破。突破重难点是一堂课的关键所在。

    其三,建构思维支架。搭建知识逻辑体系是意义学习的要求,便于学生梳理知识的内在逻辑关系(种属关系、因果关系、并列关系等)。教师要在一个“点—线—面—群—网”知识系统中,让学生学会循序渐进地演绎和提纲挈领地归纳,从而给新知识搭建思维支架,实现形式上的生活逻辑向实质上的知识逻辑转变。这是各门学科在培养学生学科核心素养时一个共同的要求。

    智慧课堂:

    创新教育智慧,唤醒问题意识

    魅力课堂的第二重境界是智慧课堂。国际未来学家儒佛内尔博士说过:“明天的资本,就是智慧。”相对于智慧来说,知识是外在的、被动的,是智慧的产物;而智慧才是内在的、主动的,具有生命活力的,是创造的源泉。那么,魅力课堂教学就要超越知识传授的机械复制,给予学生智慧的火种,从知识走向智慧,从培养知识人转化为培养智慧者。

    打造智慧课堂,同样要把握好三个要点:

    其一,唤醒问题意识。问题是教与学的载体。孩子的天性本来如同一个个“问号”,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课堂上越来越多的是“句号”,其症结在哪里呢?传统课堂是教师预设下的“授受制”课堂,是“去问题”的应试课堂。如此一来,静观、静听、静思便成为学生最主要的课堂生活方式,这必然导致学生主体性的丧失和问题意识的淡薄。智慧课堂的魅力在于教师能够把学习的内容巧妙地转化为问题情境,激发起学生的问题意识,营造平等对话、自由讨论的开放性氛围,促使学生不断地发现问题、生成问题、分析和解决问题,从而在“想问”“敢问”“有问”和“善问”中点亮学生思维的火花,让学生走出教室仍然怀抱新奇。

    其二,留下思维时空。留白是一种智慧。“此时无声胜有声”“此处无物胜有物”,留白以空白构造空灵韵味,给人以美的享受。课堂上教师应以开放的心态设计出动态的“学”案,而不是一成不变的“教”案。弹性预设,为课堂实施留下足够的弹性时间和空白地带,为知识的动态生成和学生的自主建构留有余地。因此,教学应着眼于“最近发展区”,给学生留下思维的时间和空间。

    其三,回归生活本真。生活即教育。走向生活世界,是教育获得生命力的根本路径。课堂教学必须引导学生关注生活、体验生活、反思生活,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引发学生真实的情感共鸣,这不仅有利于提高学科知识的信度,还有利于提升思想品德教育的效度。

    人文课堂:

    引领精神文化,落实立德树人

    魅力课堂的第三重境界是人文课堂。其最高境界也必将是超越知识与智慧的课堂,是回归人性的课堂,是启迪灵魂的课堂,是体验生命的课堂。从学科课程的功能定位看,一名专家型教师,其课堂不会局限于基本理论和思维方法层面,而是充满着情趣,散发着艺术气质并伴随着强烈的审美体验,让学生明真理动真情,心潮起伏跌宕,体验刻骨铭心,课堂呈现出的是“恨也难禁,爱也难禁,怨也难禁,喜也难禁”的妙景。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和效果,需要做到三点:

    一要奠定精神底色。人是一个精神的存在,精神是人类灵魂的家园。苏霍姆林斯基说:“尽可能深入地了解每个孩子的精神世界——这是校长和教师的首条金科玉律。”那么,给学生抹上精神的底色,消解科学与人文在现实中的对立和冲突,让自由的科学回归到理想的人性,是教育的应然之义。为此,魅力课堂教学要引领学生形成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和悲天悯人的情怀,让学生认识精神世界中的真实自我。

    二要引领独立人格。教育是一种人性唤醒。教育面对的不是单纯抽象的学习者,而是一个个具有丰富独特个性的人,他们在兴趣、爱好、性格、气质和特长等方面各不相同,各有侧重。反思当前课堂教学倚重的“标准化”,实则是对学生个性的漠视。人的发展就是个性的发展,人性、人气和人味是课堂首要的精神品质。因此,魅力课堂教学必须根据学生的个性特点和各自独特的接受方式,因材施教,把知识经验内化为个体的精神财富,引领学生自我认知,独立判断,促使学生成为自我教育、自我发展的主体。

    三要助推生命成长。要把课堂还给学生,让课堂焕发生命的气息。旧的学科本位课程观,从根本上缺失对人的生命存在及其发展的整体关怀。因此,教育要回归本真,就必须关注学生立体多维的生存状态和渐进丰盈的生命过程。魅力课堂应该是师生间、生生间开展的心与心的对话,是一种涵盖思想、文化、情感的交流活动,应把认识生命、理解生命并提升生命作为基本追求,从而引导青少年体悟生命进化之道,发挥生命的潜能,显现生命的真谛并澄明生命的意义。

    要达到这三重境界,让课堂散发魅力,靠什么作为保障?最重要的就是全面提升教师的执教能力,提高课堂教学的有效性。要向40分钟要质量,深入挖掘教师魅力、教材魅力、教法魅力和学法魅力,融“四个魅力”于一体,使课堂成为激情课堂、趣味课堂、活力课堂和创新课堂;要为学生创设宽松自由、平等民主的学习环境,最大限度地发掘学生的学习潜能,达到情感、态度、价值观三维目标的整合,实现教与学的双赢;要突出课堂评价的发展性功能和激励性功能,重视对学生学习潜能的评价,立足于促进学生的学习和充分发展,为“适合学生的教育”创造更有利的支撑环境。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在快乐体验中学习,让教师在研究状态下工作,让学校在改革创新中发展。(作者系北京市高中历史特级教师、北京实验学校教育集团科研副校长)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4-24


 

“从课堂出发,以课程落脚”

对四川文化产业职业学院2017级会展专业学生何东波来说,2018年紧张、忙碌却又充实,他在学校上的每一堂课都“干货”满满、收获满满。“拿语文课来说,过去主要是阅读和赏析,现在增加了口才与演讲、数字媒体设计等‘实战’内容,而且有要求、有作业、有考核,大家忙得‘团团转’。”

四川文化产业职院院长罗晓东经常会到课堂转转,看到学生“动起来了”“忙起来了”,他格外高兴。为解决职业教育教学“两张皮”、育人管理碎片化、教学管理粗放等问题,学校从2017年开始探索以“一纲四目”为主线的教育教学制度改革,以《人才培养大纲》为基础,全面推进通识教育、专业教育、素质拓展教育、创新创业与职业发展教育。罗晓东说:“只有实现课程和课堂的重构,才能让‘全员育人、全方位育人、全过程育人’理念真正落地。课堂是人才培养的主阵地,因为紧紧抓住课堂和课程两个关键环节,学院的教育教学正发生着深刻变革。”

教学质量之问

“60分万岁,多一分浪费”是一些在校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学生对课堂不重视,固然有评价导向的原因,根本还在于课程质量跟不上,对学生吸引力不大。”在罗晓东看来,长期以来,学校“有什么师资开什么课”、教师“想开什么课就开什么课”、课堂上“重专业、轻通识”、活动中“重形式、轻效果”等现象并不少见,教学水平离育人目标的实现还有很大差距。

“职业院校学生没文化”的忧虑常常悬在罗晓东心头。“当学生毕业时,我们能否问心无愧地把他们送出校门?”在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会上,罗晓东面对全校教师发出“教学质量之问”。

与此同时,四川的动漫、文旅、会展以及相关服务产业近年来蓬勃发展,对既懂专业又懂经营还懂营销的复合型人才的需求越来越迫切,职业院校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也愈发迫切,学校必须以此重新制定教育目标和课程标准、构建教学内容、改革教学手段和评价方式。

“对我们来说,培养的学生能就业还不够,还要成为行业骨干、技能大师。我们要拓展学生能力,培养‘跨界达人’,拓展学生职业面向,延展学生成长空间。”四川文化产业职院教务处处长陈敬贵说,基于这样的人才培养定位,学校紧扣教育质量提升,重构课程体系,改革教学方式,名师、金课不断涌现。

罗晓东说,课程是学校最重要的“产品”,是实现育人目标的重要抓手,而课堂则是学生成长成才的主阵地,课程重构与课堂改革是学校找到的破解教学质量之问的“金钥匙”。

质量提升的“破冰点”

会展专业大三学生钱玉妹最近正忙着组队准备参加今年的模拟会展大赛,在“以赛促教、以赛促学”的要求下,组织、参与竞赛已经成了她专业学习的重要部分。按照新的教学大纲要求,只有参加与专业相关的各种技能竞赛,学生才能拿到专业能力拓展或素质拓展的相应学分。

“育人目标要落实、落地,必须通过课程来实现。”罗晓东说,通过调研发现,“水课”多集中在通识课程、实践课程中,“要把这些课程纳入到与专业课同等重要的课程体系中,将之制度化、系统化、课程化,以学分结构实现教育结构;同时,允许教学单位和专业结合自身特点自由调剂学分和课程结构,支持和鼓励师生根据自身特点开课和选课。”

简单来说,通识、实践课程甚至学生活动,都有和专业课同样的学分要求,对师生都有考核要求,将培养学生综合能力的诉求落实到各个专业,又具化为专业核心能力;课程设置以行业发展为牵引,专业课程针对性更强、层次更为丰富,分为通用能力、核心能力和拓展能力三大模块;课程设置更加重视实践,从目标、途径、形式、标准、考核评价等方面,全方位对实践课程进行科学设计,打破实践教学作为理论教学附属的传统;课程从封闭变开放,种类更加丰富,从“配餐式”变“点单式”,学生选择面更广。

曾兴是会展专业教师,教授“会展策划与管理”,现在她还有一个更“炫酷”的身份——“学生竞赛教练”。她说,现在同一个专业的学生,课表可能有很大不同,就业方向也都不一样。比如会展专业,有的偏重文案写作,有的偏重美术设计,有的偏重营销,有的偏重管理,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优势和发展取向情况,选择学习方向和相应课程。

在罗晓东看来,课程体系改革实际上是学校提升教育质量的“破冰点”,牵一发而全身皆动,教师被激活了,“怎么把课上好”成了教师们频率最高的话题;学生被激活了,当课程设置与专业、行业紧密连接,学生的参与度爆发式增长;学校被激活了,崇学尚学成了风尚。

把教师从专业中解放出来

这几年,语文教师何雯娟同样收获满满。她开设的“电影语言案例分析”“数字媒体设计”“语言的应用艺术”等课程成了全校学生“秒抢”的课。2018年底,她代表学校参加了全国职业院校教学能力大赛,喜获一等奖。

“过去,我们守着一本教材教学生,学生不爱听,教师也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何雯娟说,在实施“一纲四目”教育教学制度改革之后,她感觉自己的激情一下被点燃,便不断思考、探索把语文通识课程与学生语文素养相结合、与学生专业实践相结合、与课程思政相结合,让学生有能力敢于表达自我、推荐自我,“没想到效果出奇地好”。

要支撑起庞大的课程群,对师资的要求非同一般。四川文化产业职院除了实施引进高层次人才、建设专业教学团队、开展校本研修等“常规动作”之外,更鼓励全校教职员工参与课程开发和授课,专门成立教学指导和专业建设委员会,制定课程标准和准入制度。

“过去,教师守着专业‘一亩三分地’;现在,这样的制度设计把教师从专业中解放出来,激发了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积极性,实现了学校资源的充分开发和利用。”陈敬贵说。

罗晓东认为,学校在学生培养上强调跨上下游岗位链、专业链转化能力的“横向贯通”,这就要求教师淡化专业身份,在教学中“基于专业,左右勾连”,面向行业的全产业链,延展专业课程群,筑牢学生由在校生变为职业人的思想、素养、技能基础。这样,一名专业教师过去的一门专业课,就变成了现在的“专业核心课+专业拓展课+专业平台课+通识入门课”等多门课程,满足了多个专业、多个层次学生的需要,既提升了教师能力,又丰富了教学资源、满足了学生需要,从而充分激发了“教”与“学”的活力。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5-07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