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云南经济管理学院 >> 图书馆 >> 学术动态 >> 浏览图书馆信息

学术动态2019年第06期 (总第75期 )(二)

更新时间:2019年10月30日 | 
阅读: | 
作者:tsg | 
[] | 
[关闭窗口]

高等职业教育党建与思想政治教

 

 

锤炼思政课的“广度、热度和力度”

“他是第一位出生和成长在新中国的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他有过曲折的少年时代,有过奋斗的青年时代……”近日,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六号报告厅座无虚席,与此同时,近5000名青年学子通过直播共同聆听着青年习近平与老百姓同甘共苦的生动故事。这是该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大学生研习社”和广东省首批高校“双带头人”教师党支部书记工作室组织开展的青年学生“学习·讲习·践习”教育活动的重要环节,像这样大规模的学习会学校已举办过多场。

党的十八大以来,顺德职业技术学院以青年学生“学习·讲习·践习”教育活动为平台,强化价值引领,不断拓宽思政课的广度、增强思政课的热度、加大思政课改革的力度,让思政课在“活动”中创新发展,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入脑入心入行。

“学习”活动中拓宽思政课广度

“当老师讲到青年习近平扛200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时候,我震撼了;为借一本《浮士德》而走了三十里山路,我惭愧了。我被习总书记的故事所吸引,不知不觉就到了下课的时候。”2017级园林技术班学生朱海燕聆听了校长、书记主讲的思政第一课“形势与政策”专题后仍意犹未尽。

与朱海燕一样有同感的学生还有很多,“短短90分钟的思政课使我们的心灵受到洗礼和升华,却难以充分满足大家求知的渴望。”面对学生这样的诉求,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党政班子经过多次研讨后,着手开展“学习”活动,构建“青年大学习”体系,形成“导学—研学—比学—督学”的“四学一体化”机制,延伸传统思政课堂,拓宽思政课的广度。

“导学”就是通过编写出版《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问题导向式教学策略设计》《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问题导向式教学案例设计》《写给年轻人的哲学智慧》等教辅教材,有目的、有计划地引导学生主动、热情、高效地投入学习;“研学”就是坚持知识“漫灌”和启发“滴灌”相统一,运用角色换位式、师生对话式、专题研讨式和实践体验式等教学方法让学生在理论学习中获得感性认识,在不断启发中得出理性结论;“比学”就是建立业余党校专项培训网站,发挥榜样示范引领作用,为入党积极分子和发展对象提供丰富的思政课学习内容,探索建立思政课学习与学生入党的关联机制;“督学”就是进行经常性督导,分阶段开展学习检验,把开展“青年大学习”的成效纳入思政课考试等各项考核指标。

通过精心打造“青年大学习”体系,形成了“以导促研,以督促学”的学习“闭环”,这一闭环恰好贯通学生的知、情、意、行,也对接了学生思政课的课内外各环节,效果尤为明显。

“讲习”活动中增强思政课热度

当思政课的教师从专业教师变为身边同学,“专业中的思政”和“课程中的思政”相结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英国全民都沉浸在脱欧的游戏中,两派势均力敌,谁也不知道英国人要把脱欧游戏玩到什么时候,这就是英式民主,说白了就是一场政治闹剧,西方民主显然是出了问题。”近日,在“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课堂上,2018级国际经济与贸易班学生关尧峻就过了一把当“思政课讲师”的瘾。

关尧峻主讲的思政微课,从特蕾莎·梅宣布辞职、英国“脱欧”变“拖欧”、英国“脱欧”背后民主问题、英国“脱欧”问题给中国带来的启示四个方面,用同学们喜爱的话语自信满满地讲述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专题中不要制度“飞来峰”的知识点,同学们时而眉头紧皱,时而若有所思点头回应,台上的“老师”讲得起劲,台下的学生听得投入。

让学生讲思政微课,是“讲习”活动的一大亮点。为把好学生讲思政课的政治关和质量关,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组建了一支高质量的政治理论宣讲导师团。导师团阵容强大,有5名教授、6名副教授、3名博士,有全国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能手、南粤优秀教师、广东省高校思政课名教师、广东省高校思政课骨干教师、广东省教育系统优秀共产党员,还有几位省级思政课教学比赛一等奖获奖教师。近10年来,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共有5人次获得广东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青年教师基本功大赛一等奖,占全省高职院校比例为23.8%。

学生除了在校内当“讲师”,还在校外积极承担“助理讲师”任务。党的十九大以来,导师团精心指导和带领优秀青年学生为顺德市委市政府、区委区政府、各企事业单位以及学校开展理论宣讲近40场次、受众12000多人,法律宣讲30余场次、受众10000多人,业余党校宣讲近20场次、受众11000多人。在宣讲活动中,青年学生通过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消化”和“深化”,进一步增强了“思想自觉”和“政治自觉”。

“践习”活动中加大思政课改革力度

“对方辩友,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审美观念,任何人都不应该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我们不应该批判具有阴柔之美的男性……”穿着白衬衫的男生显然有点儿激动,但却不失条理地为“娘化”现象应该被包容辩护着。

“对于我们广大青少年而言,我们要向他们宣传一种正确的潮流文化与正确的性别意识,这样才能有利于未来身心健康发展。我觉得男人就应该有点儿男人味,大家说对吗?”讲罢,现场随即响起了一阵持续热烈的掌声。

可能有人认为这只是一场普通辩论赛,但这种班级对抗的辩论赛与课堂随时穿插的小辩论,已经成为“哲学基础”课堂上学生喜闻乐见的教学模式。

开设“哲学基础”课作为全校学生必修的核心课程,这是学校党委推动思政课改革创新的重要举措,在全国一千多所高职院校中尚不多见。在高职学时本已十分紧张的形势下,新开一门必修课需要强大的决策魄力。

早在2006年,学校党委为避免当时职业教育存在的过分强调工具理性、学生片面发展的问题,决定严格按照“05方案”开设3门思政必修课外,增设“哲学基础”课,形成了“3+1”高职思政程建设的特色创新体系,与3门思政课必修课同向同行、协同育人,坚持至今已十余载。

以哲学课程的辩论赛为抓手,思政课还积极探索实践教学品牌活动,形成了“三化·三融合”的思政课“践习”新模式,即思政课实践教学项目化、品牌化、规范化,与理论教学、社团活动、专业背景相融合。如基础课的“模拟法庭”、概论课的“微电影”、哲学课的“辩论赛”三个项目已经成为学校大学生文化艺术节的一大亮点和品牌。

除了校内实践教学外,思政课还始终坚持“思政小课堂与社会大课堂相统一”。今年暑假,“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教师带着学生开展“红色乡村记忆”主题教育实践活动,深入顺德各个镇街、村居,寻找和挖掘顺德英烈参与革命斗争的光辉事迹。灯下研读档案资料,村头寻访英烈亲友,路旁聆听革命故事,学生们对“英雄是一个民族最闪亮的坐标”有了最真切的体会。

“这是我过得最累也是最有意义的一个暑假”“原来我们村里有这么一个大英雄”“逐渐远去的历史,在我心里越来越清晰了”“革命精神在新时代就是斗争、拼搏、奉献的精神”……在暑期社会实践总结分享会上,队员们争相发言,被太阳亲吻过的黝黑脸庞,散发出自信坚定的神采。

教学改革推动了课程建设,课程建设又反哺了育人成效。目前,学校3门思政必修课全部建成广东省优质课程,2门思政必修课入选省级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并承担教育部高校示范马克思主义学院和优秀教学科研团队项目。“课堂中学习,实践中体验,环境中熏陶”思政课教学模式获得广东省第七届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

(作者刘毓系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李霞系顺德职业技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9-24

 

 

 

 

 

 

 

 

 

 

 

 

 

 

 

“一把手”带头上“活”思政课

霍江华

以生动的例子导入新课,使用手机APP签到、抢答模式提高学生兴趣,引导学生主动参与问题探讨,下课时间到了部分班级学生还主动要求继续答题……在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形势与政策”的课堂上,该校党委书记韦伟松让原本在学生眼里单调无趣的思想政治课变得趣味非凡。

“理论居多,学起来感觉枯燥。”“考前死记硬背,考后就忘。”……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思想政治理论课是许多学生的“痛苦”回忆。如何才能让思政课在课堂上“活起来”、在学生中“火起来”?这曾经也是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在教学改革中面对的一个难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强调,学校党委书记、校长要带头走进课堂,带头推进思政课建设。”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韦伟松说,学校把“课程思政”列为“一把手”工程,今年年初,进行了新的思政课课改尝试,韦伟松带头上了多堂示范公开课。每节课他都专门设置“悟道”专题,通过平实生动富有哲理的案例,灵活运用不同时代的国内外形势和政策,让学生感悟爱国之道、做人之道、做事之道等。

据了解,今年年初,该校成立了思政部教学改革团队,团队根据高职院校生源多样化、基础不一的特点,逐步探索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方法,让学生在学习中通过中外形势政策的对比逐渐增强民族自豪感和民族自尊心,在潜移默化中培养正确的认识论和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激发爱国热情,增强“四个自信”和思辨能力。

在教学改革中,该校创新教学理念,从顶层设计、教学内容结构、教学手段、评教方式等方面开展全方位立体式教学,利用线上、线下、课前、课中、课后全方位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以教师是主导、导演,学生是主体、主演的角色进行教学互动,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思想政治理论课要“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以及为谁培养人”的根本问题,更加明确了思政课教学改革的行动方向。

“我院开展思政课教学改革,最重要的是把课堂‘还’给学生,解决学生上课开小差、听不进的问题,引导他们专注听课,主动参与问题探讨,使思政课真正‘入耳、入脑、入心’,实现老师轻松教、学生快乐学,让思政课真正‘活’起来。”韦伟松介绍。

“让学生深度参与,是上好思政课的关键。”韦伟松介绍,在教学中,他在课前要求各班成立学习小组,把相关问题通过蓝墨云班课APP发给学生预习;课堂上,他用生动的例子以及幽默风趣的语言导入新课,在学生悟出道理后开始讲授形势热点问题,并通过APP签到及抢答功能提高学生兴趣,让学生积极参与互动。

“蓝墨云班课APP将课前、课中、课后的每一个环节都赋予全新的体验,在实现大数据时代智慧教学、提高学生兴趣的同时,最大限度地释放教与学的能量,推动教学改革。”韦伟松说。

在韦伟松的带领下,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的思政课教学改革成效明显,每节课都有校内外多名教师到场观摩听课,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的教学方式也切实增强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2018级机器人班学生黄圣杰说:“没想到,原来枯燥无比的思政课也可以这么有趣,这样的课让我收获了很多‘干货’。”参与观摩示范公开课的教师们一致认为,学院党委书记韦伟松的思政课课堂活、实、趣,使学生在愉悦、轻松的氛围中学到知识、受到教育,很好地解决了思政课理论知识枯燥、难讲的难题。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9-17

 

 

 

 

 

 

 

 

 

 

 

 

 

 

 

 

 

 

 

 

 

 

 

 


 

 


 

 

国外职教

 

 

美国职业教育给中国的一些启示

 

每当提起中国的职业教育,很多人会第一时间提出德国的“双元制”进行比较。然而, 却很少人会提及到美国的职业教育。今天我们来浅谈一些目前美国职业教育的现状,以及对中美职业教育进行初步的对比。我国的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仍有进一步的融合和更大想象空间,相信可以从美国的职业教育中借鉴一些经验。

美国职业教育现状

虽然美国没有明确将社区学院定义为职业教育,但从针对的学生人群、课程设置以及学生的就业定位来看,其与我们熟悉的职业院校有高度相似之处。

社区学院往往都是公立,两年制,学生通常获得associate degree,即“副学士”,或者证书。从2014年起,少部分大型社区学院也开始提供本科学位。目前,全美有1000余所社区学院,近550万注册学生,相当于有约35%的大学生都在社区学院体系内。比较主流的专业包括护士、会计、计算机支持(Computer Support)、法务助理、厨艺等。

社区学院旨在为当地的就业市场提供技能型人才,走读型的设置可以帮助学生和周围社区及雇主有更强的连接。在经济低迷、失业率较高的时期,一部分本科文凭持有者甚至会选择在社区学院以较高的性价比重新学习一门技能。

社区学院的痛点仍然存在。尽管持高中毕业文凭就可直接申请入学,且学费被优惠政策大幅度减免,从2010到2018年,社区学院的注册人数却以1%~3%的速度连年下跌。主要原因来自于极低的完成率,两年制的学习,三年之内能够顺利毕业的人数不足20%。这是由于大部分学生来自于低收入家庭,就算学费被大幅度减免,学生仍需要至少一份兼职支持课本费用和生活成本。

尽管是社区学院,学生毕业所需的学分依然被严格地规定,其中大部分学生由于数学能力不足,在假期也需要参加特殊的“补救学习”(remedial work),不灵活的课时制度对于经济能力局促的学生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再加上没有在全职工作上导致的机会成本,很多学生发现短期成本大于收益时会选择离开校园。州政府的经费紧缩导致部分社区学院无法按照承诺提供专业课程也是原因之一。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MOOC课程同样无法解决这一问题。Udacity曾经在社区学院中开设项目,发现学生的完成率要远低于自律性更强的普通本科生。事实上,缺乏辅导老师的关注和监督,也是社区学院低完成率的一大重要原因。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系列新型的职业教育机构应运而生。非营利机构中,IBM在2011年首创的P-Tech模式让学生完成9年级到14年级(即高中毕业后两年)的一贯制学习,不仅可以收获常规的副学士学位,还可以学到IT、先进制造、医药健康和金融领域中的实用技能。

目前,这样的P-Tech学校在全世界已有119所。而在营利性领域中,编程训练营(coding bootcamp)和线上大学是两种最主要的机构类型。一方面有以Fullstack Academy、General Assembly等为代表的IT技能训练营,旨在通过线下高强度的集训练习帮助零基础或基础较弱的学生掌握就业所需技能,并通过收入分成或延后交付学费等方案降低入学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两年制的编程学校Make School目前已经拿到传统需要四年才能获得的本科学位的授权,证明其对于美国高等学历教育的颠覆有了主流的认可。

另一方面,线上大学开始兴起,主要针对于美国超3000万曾经上过大学,却出于种种原因没能获得学位的群体。这类机构的目标清晰 —— 以更短的时间和更低的价格帮助学生“回炉重造”。

以拥有近10万名线上学生的Western Governors University为例,其提供商务、教育(包括早教和特殊教育)、IT和健康四种强职业导向的本科和硕士学位,不对学分和课时进行硬性要求,仅以学生是否能够掌握知识和技能的水平为评判标准,同时辅以一对一的教学辅导服务保障效果。这类学校的成功也给了美国其他大学通过线上项目完成规模化的动机,促成了以2U、Noodle为代表的线上学习管理平台(Online Program Management)的兴起。

中美职业教育市场对比

与中国强政策引领的职业教育体系不同,美国职业教育的演变更多是市场选择的行为。美国高等教育资源相对中国更加饱和,在中国一部分学生依旧对于高等学位趋之若鹜的时候,美国学生开始质疑副学士学位和本科学位的价值。

竞争日趋激烈、需求方买单意愿走低,刺激机构将原本两到四年的全职项目,构为灵活化、线上化、职业导向化的教育产品进行“销售”。不论是允许学分转换的MOOC、IT技能集训营还是线上大学的出现,都是传统教育被解构的产物。而线上学习管理平台等2B类学习管理平台的兴盛,也标志着产业链的逐步完善。

在这些大的趋势下,我们也观察到一些小的趋势,例如:Handshake等平台逐渐替代了美国大学中的就业辅导服务,帮助雇主以更高效的方式提前挖掘人才;Capella University等线上大学开始开设线下小型校区,向线上课程 + 线下个性化服务/小组学习的模式过渡,这些趋势可能都会逐渐构成未来职业教育理想形态的雏形。

回过来看中国的职业教育,可以明显看到政策方和实际需求方两种影响下导致的断层。校外的职业教育欣欣向融,校内的职业教育虽然在努力推动革新,但成果较为缓慢。

笔者认为,中国职业教育被赋予的战略意义,可能成为了其快速创新道路上的负重。例如,学校被大力倡导开设早幼教、养老护理等学科,目的是想用专业人才的储备倒逼产业的进步,但是与现在的市场实际需求却略有脱节。而美国的职业教育多围绕IT、商务和医护展开,也比较符合其产业特点。

我国的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会有进一步的融合的更大想象空间。随着高等学历的普及化和校外职业教育渗透率的提升,中国成人学生对于自己期待什么样的教育产品会有更强的感知。到那时,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或许也会像K12一样,发展成为具有更高“消费品”属性的市场,更多具有被互联网和技术革新化的可能。

 来源:未来之星2019-10-09

 

 

 

 

 

 

 

 

 

 

 

 

 

 

 

 

 

 

 

 

 

 

 

 

 

 

 

 

 

 

 

比较中德课堂评价量表看“教与学”的关系

“教学有法,法无定法。”这是任何一位一线教师都感同身受的体会。课堂作为教学主阵地,听课评课乃教师常规工作之一,会听课、能评课是教师专业成长的一条必由之路。既然评课就要有一个客观标准,中外课堂概莫能免。

笔者有幸曾参加“重庆市教学设计与教学方法能力创新提升培训”,主讲教师皮特·密布斯来自德国柏林地区,是一位有17年中职校长经历的职教专家。在学习期间,笔者得到一份德国柏林地区现行课堂评课标准“课堂教学观察与评估量表”,这张量表在柏林既适合职教,也适合普教。管中窥豹,笔者萌生了对中德职教课堂评价标准进行一番比较的想法,于是将我校课堂评价量表与德国量表进行比较,希望从中有所得。

通过对上述两张课堂评价标准量表的研读,笔者初步形成以下粗浅观点:

首先,量表都认识到学生在课堂中的主体地位,但侧重还是有区别。

中国量表似乎更侧重于课堂中教师主导性地位,权重在“教”。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师素质,四个大项共占50分(总分值一半),且单独列出教师素质,这是德国量表中没有的,笔者认为这其实与其余各项多有重叠,归根结底还是强调教师课堂主导作用。教学效果占20分,细细研读也是侧重“教”更多,譬如“组织学生有效学习活动,学习结果与预设的教学目标一致”等内容,非教师不能操作主持。学生学习状态所占分值只有30分,在整个评课标准中明显偏低。

德国量表更突出课堂中学生主体性地位,权重在“学”。教学过程共10个小项,除了“教学结构清楚明确,学习目标透明具体”是谈教师作用外,其余9个小项都突出学生主体地位,譬如“学生自主的学习过程,以能力培养为宗旨”等。在教学与学习行为/课堂气氛大项内提出“学生相互间公平公正”,角度平等多样,重在考察生生间合作,这也是中国量表没有涉及的。

其次,量表都谈合作,但认识程度及角度有差异。

中国量表有“突出合作教学”“科学合理地进行分工合作”,但比较后发现,德国量表所谈的合作之角度及内涵更丰富:“教师与教师间的合作”考察教师之间的合作,在我们量表中没有涉及;“体现教师与学生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合作”中的生生合作,全班数十名学生间的思维碰撞何其了得,却也在我们量表中被笼统带过;“充满责任意识、积极投入、相互尊重、相互忍耐”,虽然没有明确提合作,但课堂中“相互尊重、相互忍耐”不是合作又是什么?师生平等的理念彰显得更充分。

反观中国量表,尚有“在规定时间内,学生的学习结果与预设的教学目标一致”的观念,明显缺乏对学生平等的关注,因为好的课堂应该是师生共同生成,而非教师单方面预设。中国量表中的“合作”所指对象模糊且角度单一,如何去开展合作以及对合作阐述不清,对课堂建构认识不如前者。

再其次,同样是课堂评价量表,写作风格不同。

中国量表是条块化,内容详细,多次出现课堂标准、体系及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学术专有名词,突出课程理论的牵引作用。德国量表是综合化,内容简约,突出的是教学环节的考察,对课堂中具体问题关注更多。中国量表分值细密,易于统计;而德国量表无分值,只有相对笼统的五个选项,不便于统计。

笔者比较后强烈感到:如果在课堂教学中,教师越俎代庖,将“教”放在主要位置,“学”就从属于“教”,学生主体性将无从谈起。皮特经常强调教师讲授时间最多只占五分之一,否则就偏多了而不利于学生主动学习。只有教师“讲”得少,学生的“思考”才多;教师“做”得少,学生的“动”才多。表面上看教师“懒”,而实质上这种“懒”却对教师提出更高要求。学习本质是学生主体自我成长、自我建构的过程,教师只是学生进行自我建构的激发者、促进者和帮助者,越位不得。

如果说传统课堂是“地心说”,那么现代高效课堂应该是“日心说”。学生是“太阳”,课堂教学教师要绕着“太阳”转。德国课堂量表体现出的学生主体更强烈些,课堂上教师看似“轻松”,实则需要备课时加倍“吃苦耐劳”。(作者单位:重庆市巫山县职业教育中心教导处)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09-24

 

 

 

 

 

 

 

 

 

 

 

 

 

 

 

 

 

 

 


 
 

 

最新科技动态

 

 

亩产1046.3公斤!袁隆平团队交出第三代杂交水稻成绩单

俞慧友

  “这个结果我满意。我们在湘北、湘中、湘南都有实验田。力争明年通过湖南省审定,再向全国推广,做更大面积示范和种植。”22日,长沙,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一片欢愉。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团队第三代杂交水稻技术育出的新组合经实地测产后,由专家组晒出了产量“成绩单”。袁隆平也开心地作出了如上评价。据测产结果,第三代杂交水稻在衡南县基地的实测实收,平均亩产达1046.3公斤。

  袁隆平团队超级杂交稻技术截至目前经历了三代。第一代为以细胞质雄性不育为遗传工具的“三系法”。第二代为以光温敏雄性不育为遗传工具的“两系法”,这也是现下超级杂交稻的主流育种法。不过,两者各有缺陷:三系不育系配组受局限,两系不育系繁殖和制种存在风险。

  第三代技术,则有效地解决了前两代育种法的缺陷,并“遗传”了其优点。所谓第三代杂交水稻,即利用普通隐性核雄性不育系为母本,以常规品种、品系为父本配制而成的新型杂交水稻。袁隆平认为,这是未来水稻杂种优势利用的一条理想途径。

  据悉,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现已建立了成熟的第三代杂交水稻育种技术体系,选育了一批第三代杂交水稻不育系,并通过籼、粳亚种间优势利用,培育出了系列苗头强优组合。今年,团队在长沙、衡南、湘潭、桃源、赫山等地进行了第三代杂交晚稻试验示范。

  此次,湖南省农学会组织中国农业科学院、福建省农业科学院、中国水稻研究所等单位专家,对团队在湖南省衡南县云集镇、湘潭市雨湖区及长沙市芙蓉区示范的第三代杂交晚稻系列组合试验进行了现场观察与测产。专家认为,这些第三代杂交晚稻组合优势强,有望带来产量上的重大突破,成为全球水稻种植的新“福利”。

 来源:《科技日报2019-10-23

 

 

 

 

 

 

 

 

 

 

 

 

 

屠呦呦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生命科学研究奖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2日公布2019年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赤道几内亚国际生命科学研究奖获奖名单,共3人获奖,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屠呦呦。

  该奖项旨在奖励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杰出生命科学研究,研究主体可以是个人或机构。今年是该奖项的第五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公告中说,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因其在寄生虫疾病方面的研究获奖。她发现的全新抗疟疾药物青蒿素在20世纪80年代治愈了很多中国病人。世界卫生组织推荐将基于青蒿素的复合疗法作为一线抗疟治疗方案,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使非洲疟疾致死率下降66%,5岁以下儿童患疟疾死亡率下降71%。

  公告说,来自美国的凯托·洛朗森教授由于在生物材料再生工程的临床应用、干细胞科学等方面的创新工作获奖。另一名获奖者是来自爱尔兰的凯文·麦圭根教授,他研发的太阳能消毒技术帮助非洲和亚洲等地的人们获得了干净饮用水。

  颁奖仪式将于2020年2月在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非洲联盟总部举行。

 来源:新华网2019-10-23

 

 

 

 

 

 

 

 

 

 

 

 

 

 

 

 

 

 

 

 

 

 

 

马斯克称“星链”卫星已能提供服务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22日称,该公司发射的“星链”卫星已能提供天基互联网服务。

  马斯克当天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布的一条推文中说,“正在通过‘星链’卫星发送这条推文”。2分钟后,他发推文表示,“哇,成功了”。

  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今年5月将首批60颗“星链”卫星送入太空。马斯克计划在2019年至2024年间在太空搭建由约1.2万颗卫星组成的“星链”网络,建成后,这一卫星互联网项目将从太空向地球提供高速互联网接入服务。

  近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代表该公司向国际电信联盟(国际电联)提交的文件显示,马斯克还有更大的计划,他准备再增加3万颗互联网卫星,使卫星总量达到约4.2万颗。不过,一名对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不满的电信分析师蒂姆·法勒怀疑国际电联能否及时审阅这么大数量的申请。

  此外,国际天文学界一直对数量庞大的互联网卫星可能影响天文学观测表示担忧。数量众多的小卫星还可能增加航天器碰撞风险。今年9月,欧航局“风神”气象卫星险些与“星链44”卫星发生碰撞。

来源:新华网2019-10-23

 


标签:
0
在线留言